用户名: 密 码:
滚动信息:
·四川交达律师事务所 2030/03/30 ·新修改的《专利审查指南》将施行,相关修改解读来了! 2021/01/15 ·西门子软件公司著作权案尘埃落定 2021/01/13 ·电商知识产权保护多管齐下见成效 2021/01/12 ·点赞!陕西省大力推进地理标志保护产品专用标志使用核准改革试点工作 2021/01/11 ·“红牛”系列商标权属归谁?最高人民法院一锤定音! 2021/01/08 ·亮出知识产权事业发展的“津”点子 2021/01/07 ·“乐拼”仿冒“乐高” 终审被处罚金9000万元 2021/01/06 ·我国电子商务领域知识产权保护持续发力 2021/01/05 ·新华网:我国电子商务领域知识产权保护全面加强 2020/12/30 ·设立海南自由贸易港知识产权法院 2020/12/29 ·《新基建领域(人工智能)知识产权发展状况调查研究报告》发布,一起来看看 2020/12/28 ·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成立两年间 2020/12/25 ·第十六届中国(无锡)国际设计博览会开幕式暨第二十一届中国专利奖(外观设计)颁奖大会在无锡举办 2020/12/24 ·丁真商标遭恶意注册、抢注者开价18.8万元?国家知识产权局回应 2020/12/23 ·2020年农业植物新品种保护十大典型案例发布 2020/12/22 ·媒体融合背景下传统出版业需注意版权问题 2020/12/18 ·吴汉东: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创新 2020/12/16 ·《世界知识产权指标》报告:2019年中国专利申请量全球第一 2020/12/15 ·备受青睐!人工智能驱动医疗健康行业创新发展 2020/12/14
滚动信息
网站公告
您的位置:首页 > 滚动信息 > 五条人:写歌也是写自己

五条人:写歌也是写自己
发布者:网站管理员-ZWZ000 发布时间:2020-11-5 9:20:51 省份:暂无 阅读:160次 【字体:

五条人:写歌也是写自己

(来源: 中国知识产权报)

 

  今年人们看音乐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2》(下称《乐夏2》)好像没有出现热火朝天讨论冠军归属的情形,而是等着盼着五条人什么时候能被从淘汰队伍中“捞”回来。

  这个来自广州沿海小县城的乐队,主唱兼吉他叫茂涛,主唱兼主音吉他、手风琴叫仁科,他们在《乐夏2》的舞台上四进三出,踢踏着拖鞋登台,第一次表演就临场换歌,不在意观众能不能听懂方言,唱着唱着再来一段中英文混杂的说唱。这样一支“浪”到飞起的乐队,评委周迅对他们的评价却是:诚实,一种优美。

  五条人的“诚实”,体现在他们不把音乐当作梦想,而是就把音乐作为一种生活的方式。通过《乐夏2》成功出圈的五条人,通告很多,直播、商演不断,但他们还是在等待复活期间干了很多老本行的事,比如到广东番禺郊区的一家废弃工厂里办了场云端音乐会;潜入天津某地铁站,突袭举办了一场地下音乐会。记者在一个通告的间隙好不容易抓住了行踪不定的五条人,跟仁科和茂涛聊了聊他们生活里的音乐,以及他们的音乐生活。

  海风吹来了海丰的音乐

  音乐曾是仁科和茂涛的年少生活中耳濡目染的一部分,后来,他们选择把做音乐作为生活的一种方式。

  仁科出生在汕尾市捷胜镇,那是一个沿海小镇,他的父亲当时在那里开了一家卡拉OK厅。仁科的父亲很会唱歌,嗓音能高能低,唱起歌来感情充沛,常去那里的人都喜欢听他父亲唱歌。卡拉OK厅时常会变为仁科家庭的主场,仁科第一次上台演唱是在大概8岁的时候,跟他的母亲一起合唱了一首《纤夫的爱》,所以仁科常常自诩舞台经验丰富。

  后来仁科的父亲做生意失败,他们举家搬到了几十公里外的海丰县,但刚开始熟悉环境又要搬家。生活的不稳定让仁科心情烦躁,音乐成为了他的一个释放口。仁科有一阵开始玩吉他,而且很爱模仿香港音乐奇才黄家驹唱歌,不少人都说他唱得简直跟黄家驹一模一样。仁科却觉得这样的称赞没有意义,他认为每个人的演唱都应该有自己的特色,程式化的表演很快就会让人乏味。那也是仁科头一次冒出念头:我要唱歌,就要跟别人唱得不一样。

  茂涛对音乐的追求要比仁科更执着一些。他从小就喜欢音乐,港台十大金曲反反复复听了个遍,每首歌的歌词都认真抄在小本子上。茂涛小学有位数学老师专门学过音乐,经常教学生唱歌、识简谱。小学毕业典礼上全班合唱了一首梅艳芳的《似是故人来》,茂涛回忆他那会儿腰板挺得特直,唱得特认真、特用力。

  上初中后,因为看了魔岩三杰在红磡体育馆的演出,他开始迷上摇滚乐,到处找人学吉他、学弹唱。但那会儿茂涛对自己的歌声没什么自信,觉得自己声音哑哑的好像很难听。“后来听了很多国内唱法颇具个性的音乐人的歌,有的是突出个人声音特质,有的干脆方言演唱。我就想,你们能这么唱,我也可以。再后来我唱歌就完全放开了。”茂涛开口说话的时候声音也哑哑的,但他这次小小清了下嗓。

  茂涛认识一位酷爱音乐的美术老师,有回他跟茂涛说起想办一届海丰原创音乐节,这事在2004年的春节落实了。在海风的吹拂下,上台表演一点都不怵、演唱得“理直气壮”的仁科,遇到了声音很特别、唱腔不同于流行腔、很酷的茂涛,一见投缘。

  五条人的音乐创作始于他们到广州后的生活。

  彼时的茂涛高中愿望是报考旅游管理专业,做导游到世界各地去旅行。但成绩不好,高考落榜了,茂涛就去了广州投奔在华南师大读书的哥哥,“混迹”在华南师大的图书馆和各种电影课堂。之后为了赚生活费,茂涛自己倒腾起倒卖音乐碟片的生意,在那会儿接触到大量国外音乐。

  初中时画画天赋凸显的仁科先是上了工艺美术中专,后来进入海丰一家贝雕厂工作,每天沿着贝壳的螺纹画鲸鱼、画海豚,几个月画了1000多个。仁科不想再过这样的生活,就去广州投靠了茂涛。2007年,他们合开了一家唱片店,开始自己创作歌曲。2008年,五条人正式诞生。

  琐碎的生活是最真诚的歌词

 

  五条人的音乐写县城里的小人物,写报纸豆腐块儿里的真人真事。媒体曾评价五条人的歌曲舒展着对乡野中国的关怀,但仁科和茂涛说他们就来自“乡野”,写歌也是写自己。

  五条人的第一张专辑《县城记》,唱的是海丰县城里的小人物的生活经历。当年获得《南方周末》颁发的年度音乐奖,颁奖词如是写道:五条人在其首张专辑《县城记》里舒展了原汁原味的乡野中国,在音乐日趋娱乐化的大背景下,它无异于“盛世中国”的音乐风景画,它所富含的原创性彰显了音乐的终极意义——吟咏脚下的土地与人。

  “谈不上关怀、吟咏小人物的使命感,我们只是想回归生活本身,在我们自己的能力范围内把自己感兴趣的事做到最好。”仁科话锋一转,调侃道,“因为我们自己也是小人物,也是需要被关怀的人,我们也是在为自己写歌。”

  此后创作的《走鬼》《曹操你别怕》《初恋》等,光看歌名就透露着浓浓的市井气息。《走鬼》描述的是仁科和茂涛在广州的打拼生活。仁科初到广州后打了很多份零工,还在一家乐器行卖过3个月钢琴,后来和茂涛一起摆地摊,摆地摊在广东话中就叫“走鬼”。《曹操你别怕》是源自一次朋友们来两人的唱片店里玩,瞎玩瞎唱时仁科脱口喊了一句“大哥你别怕,我在这里,我在这里”,茂涛觉得这句很酷,后来结合另一个朋友讲的老家戏台上的故事,写出了这首歌。

  仁科还喜欢看报纸、看书,从《中国农民调查》《血酬定律》中看社会的真东西;从《参考消息》《南方都市报》中找别人生活的灵感。《初恋》即由新闻改编,讲述了男子回乡寻找初恋未果,路遇车祸崩溃哭泣的故事。但是他们在副歌中加了一句:“嘿,我的朋友,祝你一切顺利,生活愉快。”这句祝福送给每一个被他们记录着生活的人,也送给他们自己。

  五条人是生活的记录者,但他们并不吝于变换各种花样的记录方式。就如他们在《乐夏2》首次登场时就敢临场换歌,他们本来要唱《问题出现我再告诉大家》,仁科却打断了手风琴的前奏,气定神闲地告诉评委:“问题出现了,我要告诉大家。”怎么能这么随性呢?

 

  “其实我允许演出现场带给自己一点危险,我不希望演唱是排得一板一眼的,我希望能把歌曲搞得好玩,能映衬现场气氛。就像导演戈达尔在拍电影时,如果遇到下雨,他不会停下来,而是把天气的意外卷入他的电影;就像王家卫拍《春光乍泄》时,因为胶片用完了改用DV拍,后来很多人还模仿他。”仁科说,演唱就是要把生活的问题卷进来。

  名利与摇滚不是对立的

  在很多人看来,五条人就像特立独行的行为艺术家,他们来参加《乐夏2》更像是只是为了在他们的摇滚生活中增添一段新奇的经历。

  但仁科和茂涛认为,摇滚可以是一种态度,名利却是生活的现实。

  2010年,五条人自己到处找场子举办了第一轮全国巡演,横跨几个省,去过十几个城市,最后的收尾演出回到了广州火车站。仁科说,这一轮下来,他们人均只挣了80元,有几场演出只卖出去了六七张票。“那会儿对只挣这点钱其实没什么感受,已经习惯了,当时广州有很多民谣音乐会,到场的观众通常都没歌手多。”仁科说到这甩了甩挡住眼睛的头发,态度还真挺波澜不惊。

  这几年情况好了很多,看过他们现场的观众可能有一二十万人了,登上《乐夏2》这个平台后,少说看到他们的人也有上亿。“我疫情期间把钱都花完了,之前有很多人采访我们为什么会参加《乐夏2》,我都直言是为了名和利,这本来就是现实。”仁科很快补充了一句:“当然,还为了让更多人听到我们的歌。”

  仁科说,好像很多人都有一个误区,认为摇滚代表着一种不与世俗同流的反抗精神,与商业是对立的。但追根究底,摇滚乐就是从资本主义高度发达的国家产生的,例如滚石、披头士、皇后乐队都是极其商业化的乐队。摇滚作为一种流行文化,表达的确实一种敢于反抗的态度,但是要想振兴摇滚,不通过商业途径是不可能的。就像是去年《乐夏》第一次举办时,大家都说这个节目帮助中国乐队成功出圈。

  五条人在参加《乐夏2》之前,也拒绝过其他一些观众基础厚实的综艺节目的邀约,他们觉得有些节目可能和乐队的风格不合,怕太娱乐化、太商业化。茂涛还在担心自己本来就不怎么利索的普通话,如果遇到主持人的调侃,磕磕巴巴可能会闹冷场。来《乐夏2》是因为周迅的邀约,在之前的接触中,仁科和茂涛觉得周迅是懂五条人的,她的推荐靠谱。他们早就做好了一轮游的准备,所以随性地提出了临场换歌,首要想法是玩音乐玩得开心。后来在节目中就越来越放得开,《乐夏2》也默许了他们的很多次“意外”。

  仁科最近还专门跟茂涛聊过怎么看待商业活动,他们觉得这些商业活动实际上就是一个个赚钱的活儿,是想要生存、生活的必需部分。五条人还是会像记录他们歌曲中的生活那样,从这些工作中整理出一些生活的基本规律。保持着身为局内人的适应力,把持着作为记录者的理性。

 

  

(编辑:宥希)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