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滚动信息:
·四川交达律师事务所 2030/03/30 ·创新“商标智能识别” 海关知识产权保护再添精准利器 2022/05/17 ·首份《国家级新区知识产权保护评价报告》发布 2022/05/16 ·不是所有陶瓷都能称“景德镇制” 2022/05/13 ·第14个全国防灾减灾日,一起用创新守护美好家园! 2022/05/12 ·为你创业·知识产权网2021年度"先进个人"表彰公示 2022/05/11 ·刘畊宏直播大火,版权风险知多少? 2022/05/11 ·首次知识产权行政保护技术调查官线上培训班顺利举办 2022/05/10 ·关注!首批药品专利纠纷早期解决机制行政裁决案件审结 2022/05/09 ·2022年世界知识产权日“知识产权与青年:为更美好的未来而创新”主题宣传活动总结 2022/05/07 ·知识产权再发力 精准帮扶续新篇 2022/05/06 ·《开端》《人世间》《觉醒年代》…国产剧多元创新、向光而行! 2022/05/05 ·王珮瑜老生“长”谈:京剧其实很好玩 2022/04/29 ·2022年第四届“湾高赛”正式启动 赋能大湾区战略性新兴产业高质量发展 2022/04/28 ·国家知识产权局审结首批药品专利纠纷早期解决机制行政裁决案件 2022/04/27 ·第22个世界知识产权日:创新万岁! 2022/04/26 ·我国知识产权专业化审判格局基本建成 2022/04/26 ·知识产权,为高质量发展添动力 2022/04/25 ·“世界知识产权日”主题知识竞答来袭,精美奖品等你拿! 2022/04/21 ·《企业知识产权保护指南》正式发布 2022/04/21
知识产权知识与理论
知识产权案例
知识产权法律
知识产权新闻
出彩-知识产权人
四川交达律师事务所
您的位置:首页 > 知识产权案例 > 主播擅播《琅琊榜》惹出“祸”,结果……

主播擅播《琅琊榜》惹出“祸”,结果……
发布者:网站管理员-XQY000 发布时间:2022-4-18 18:17:57 省份:暂无 阅读:54次 【字体:

主播擅播《琅琊榜》惹出“祸”,结果……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

 

  根据海宴同名网络小说改编的电视剧《琅琊榜》,自2015年首次播出便受到无数观众的喜爱。

 

  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二审审结了一起因直播平台主播擅播《琅琊榜》而引发的著作权纠纷及不正当竞争案件。法院经审理认定,“虎牙”直播平台运营方广州虎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虎牙公司)在应当知晓平台主播直播《琅琊榜》的行为存在的情况下,未采取合理有效措施制止,主观上具有过错,构成帮助侵权。最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维持一审法院判决,即虎牙公司赔偿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爱奇艺公司)共计23万元。

 

  擅自播剧 平台被判侵权

 

  此前,爱奇艺公司发现,“虎牙”直播平台上有主播在擅自直播电视剧《琅琊榜》。爱奇艺公司认为,其依法独占享有《琅琊榜》在中国境内通过手机、电脑、机顶盒等新媒体终端向公众传播的权利;虎牙公司未经许可,通过虎牙直播平台擅自以直播的形式向公众提供涉案作品,涉嫌侵犯了爱奇艺公司就涉案作品享有的著作权;同时,前述行为扰乱了行业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涉嫌构成不正当竞争。爱奇艺公司据此将虎牙公司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并索赔500万元。

 

  而虎牙公司并不认同爱奇艺公司的观点,其表示,涉案直播间系第三方网络用户开设,虎牙公司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已尽到了合理注意义务,并在收到通知后及时履行了采取必要措施的义务,不应承担相应责任。此外,虎牙公司表示,涉案主播非平台签约主播,仅是注册主播,与公会签约,与平台无关;相关分成仅是直播平台收取的正常运营服务费。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在案证据,可以证明涉案行为系主播通过虎牙平台,采用直播的方式将涉案作品呈现给公众。因该案未有证据证明该主播直播涉案作品已获得相关授权,故该主播的行为直接侵犯了爱奇艺公司就涉案作品享有的著作权。

 

  此外,对于平台是否需要负侵权责任,一审法院认为,虎牙公司在具备合理理由应当知晓涉案主播直播涉案作品的行为存在的情况下,未采取合理有效措施制止涉案行为,主观上具有过错,构成帮助侵权,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综上,一审法院判决虎牙公司赔偿爱奇艺公司经济损失23万元。该判决作出后,虎牙公司上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最终维持了该判决。

 

  查明事实 明晰法律责任

 

  在主播播放的内容侵犯他人版权的情况下,如何认定直播平台经营者的版权侵权责任是近年来的热点问题。

 

  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阮开欣在接受中国知识产权报采访时表示,该案的一个关键特征在于,直播平台经营者与主播不存在雇佣关系。该案审理中,法院针对无雇佣关系情况下直播平台经营者的版权侵权责任予以了司法认定,明确了直播平台经营者作为帮助侵权者的一些过错因素。

 

  阮开欣表示,司法实践中,以往认定侵权的判例中多是直播平台经营者与主播个人之间存在雇佣关系的情形。如音著协诉斗鱼公司案中,斗鱼签约主播冯提莫在直播时播放了歌曲《恋人心》,斗鱼公司最终被认定构成侵权。如果直播平台经营者与主播个人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劳务关系或其他雇佣关系,那么直播平台作为版权侵权行为的直接主体,其对于主播播放侵权内容的行为承担替代责任。如果直播平台作为直接侵权人,那么认定平台经营者承担侵权责任无需考虑其是否具有过错。

 

  不过,他提出,该案并不属于上述情形。根据法院查明的事实认定,虎牙公司与涉案主播不存在雇佣关系,其不能作为直接侵权人承担版权侵权责任。但是,直播平台经营者为主播提供了技术支持等帮助行为,其在具有过错的情况下仍需承担帮助侵权的责任。“因此,直播平台经营者应当对于主播的侵权行为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避免出现该案中所认定的相关过错情形。”阮开欣表示。(赵瑞科)

 

 

编辑:文玥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